• Italiano
  • English
  • Español
  • 中文 (中国)
  • Română
  • Shqip
  • العربية

上船

直至十九世纪末,移民乘坐的是老旧的帆船。旅程可能持续一个月之久,旅途期间的生活条件是无法想象的。卧铺位于船舶的下方,最多只能从船舱口获取新鲜空气。因此,每天早上,不论空气条件如何,所有人都不得不前往甲板:疾病——特别是肺病和肠道疾病——非常普遍并极其容易引发死亡。

旅行箱曾经一直都是移民的标志物;最原始的是‘包袱’:用一块布将自己的随身物品包裹起来。
在包袱里,或在行李箱中,装下了整个‘世界’:家庭回忆,给亲戚或同乡的一张便条,一封但愿能为其提供帮助的介绍信…二十年代建造的大型巡航汽船,也曾运载过移民,这种汽船在航行时间和生活条件上有了巨大的改善。


终于到了!

事实上,真正抵达的陆地,与《指南》中承诺的天堂是有差距的。移民们抵达之后发现,当时的美国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。在海关处,他们接受了繁琐的官僚手续,许多人由于感染了无法治愈的疾病而被拒绝入境。那些被允许入境的,则被视为在市场买卖的奴隶。在阿根廷和巴西,一旦着陆便被送入一个类似监狱的建筑物中居住 ——移民旅馆招待所。移民的力量在于‘移民链’,即亲戚、朋友和同乡构成的网。这些人已经有了移民经验,会试图简化其融入新国家的过程。


“La Merica”(美国)

在美国,抵达纽约之后,移民在埃利斯岛登陆,接受繁琐的检验和极端严苛的甄选:有的人由于疾病而被拒绝入境,因极度贫困而被拒绝入境,因过于年轻或年迈而被拒绝入境,因婚姻状态而被拒绝入境(在新的国家没有支柱的女性或孤儿)。

1917通过了识字法(Literacy Act即有关文盲的法律,对移民加深了困难,打击了许许多多的意大利人,特别是意大利南方人。在1921年和1924年,通过法律确定了每年可以接纳的移民数量,从而对移民做出了进一步限制。


‘自由’女神

自由女神像是法国送给美国的礼物,与移民现象紧密相连。美丽的自由女神高大如美国在他们心中的形象,也是移民‘成为美国人’的梦想。然而,抵达纽约港口时,移民陆续在埃利斯岛登陆,并接受了检查和羞辱。在许多移民的想象中,自由女神像即意味着美国;后来却发现这里的道路并没有铺满金子,这里的道路或许轮到由他们来建设。